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0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 曰歸

※長曾彌虎徹召喚文,刀劍玄學賜我力量(?
※長曾彌虎徹 x加州清光
※有私設,不過清光世界一可愛,所以不重要













《曰歸》





普通的本丸自然會有普通的一天和普通的出陣,審神者讓滿級的加州清光帶二隊去三条大橋找明石國行,接著是個沒甚麼新意的展開:途中遇到檢非違使,加州清光被砍到中傷,順便把長曾彌虎徹帶回本丸,終於。


審神者迎接部隊歸來,見到長曾彌先興奮得自轉三圈,然後急忙把哭哭啼啼唸唸有詞甚麼反正我破破爛爛不可愛沒人要了的清光推進手入室,一關上門就憤怒地用精選字眼咒罵砍傷清光的檢非違使及其列祖列宗,因為太髒了近侍一期一振用力清口嚨阻止審神者說下去,然後在弟弟們問那些詞語到底是甚麼意思前叫他們去炊事房通知光忠晚餐要多準備一份。


「乾脆來辦宴會吧,難得長曾彌虎徹終於來啦!」


「主上,就算您喝到明天宿醉頭痛,工作還是不能拖延的。」


「上次後藤歡迎會你才醉得厲害,叫你穿迷你裙也乖乖領命了,應該說真不愧是原亂刃?」


「長曾彌君,」一期一振無視審神者的發言,雖然尷尬的紅暈已經爬上耳廓,「麻煩你把這張手伝い札送去給清光君好嗎?不然他會來不及參加今晚的宴會。我要去萬屋買幾隻鳩——您的兩位弟弟仍然在遠征途中。」


「總之,歡迎您到來,我們已經等待您好一段日子了。」天藍髮色青年微笑著站直身子。





長曾彌推開手入室門口時蒸汽氤氳,清光正泡在熱水中,臉上還有露出水外的其他地方仍看到有幾處傷跡,腳撂在泡澡缸邊,弓著腰卸掉腳趾上剝落得殘缺不全的朱紅色,姿勢倒是挺豪邁。


「會很痛嗎?」


「不要有太浪漫的幻想啊,才不是因為救你才會受傷的,」 清光露出虎牙吃吃笑,被他咬的話大概很痛。長曾彌看著清光調整姿勢,線條漂亮的雙腳在半空交疊時濺起水花,腰一沉連肩膀也浸到水裡, 「要知道前陣子這個本丸有七個你弟弟蒲島,我們的審神者的運氣有多差,你遲點就知道了…長曾彌大哥。」


「作為賠罪我等會可以幫你塗腳趾,一期一振叫我拿手伝い札過來,現在用?」


「讓我再泡一下,我喜歡泡澡。」清光紅色的眼睛滿足地瞇著,「有看到刀架旁邊的冰箱嗎?幫我拿個飲料就好,我的指甲油是主上送的才不給你碰。」


長曾彌打開冰箱,看到有咖啡牛奶和各種果汁,還有啤酒。直覺清光喜歡可愛的東西所以拿了畫著草莓的瓶子,發覺那是草莓口味的氣泡酒,於是順手撈了隻放在冰箱上面的香檳杯。


「泡熱水澡時喝冷酒最爽啦——」


清光叫長曾彌斟酒,自己看著粉色酒液中的氣泡上昇破裂。


長曾彌拎著餘下的半瓶酒陪著清光繼續泡,聽他抱怨使用手伝い札會令他想吐吐不出的難受。沒有紅色妝點的手指梳開貼附在光裸背部的髮絲時長曾彌終於看見清光頸上的一圈舊傷痕,欠缺圍巾遮掩時其實頗為刺眼。


「你一直盯著看的這個疤痕,不管手入多少篇也沒有消失,大概舊傷消除不了吧。」


「被你發現啦,抱歉。」


「嘿嘿,不然你以為練到lv. 99有甚麼用?再說我的偵察值本來就——嗯…」


調侃的話語被長曾彌的親吻堵住,武者的粗糙手指沿著痕跡摸了半圈,在喉結處停下,惹起清光的戰慄再咬他的下唇,直到清光口齒不清地抱怨好痛才放開。


清光的臉泛起紅霞,不知道是泡熱水泡夠了還是酒清的關係,總之好可愛,可愛到長曾彌根本不想理自己的羽織已沾濕大半。


「…其實我已經沒你想像中那麼在意了,真的,畢竟現在的主人有好好使用我。」


「清光長大了啊,不單可愛,還變得這麼堅強。」


「是你來得太晚,和泉守那大孩子也快轉大人了…」 這次輪到清光摸著長曾彌帶有鬍渣的下巴吻住對方,不慌不忙地引誘男人追逐自己的舌尖,享受身體互相磨蹭時產生的熱情,讓深處的愛戀翻騰。



好久不見,想我嗎?仍然喜歡著我嗎?



彷彿聽到清光拖著甜蜜的尾音撒嬌,以前他會親暱地抱住他披著天藍色誠字羽織的窄肩作為回應,同一個動作穿越百年寂靜和水霧來到現世,除了寵愛還添滿懷念。


「我還是用手伝い札吧,在晚飯前爭取點時間處理你的啄木鳥—— 」清光意味深遠地望向長曾彌,足尖已經伸到長曾彌的胯間撫弄起來,「近藤大人在天之靈庇佑,總算硬起來了,明明一進來就盯著我的腳看,眼光還那麼色,虧我還全裸等著。」


「啄木鳥是甚麼鬼?」 長曾彌脫掉外衣,然後用公主抱的方式把清光撈出熱水,清光溫暖柔軟的身體攀附在對方胸懷笑得好開心,果然是,世界第一可愛。


「罷了,清光的腳一直都這麼漂亮,穿不穿都好,等會用腳幫我出來?」


長曾彌將清光放在手入室備用的床鋪上,隨手抄條乾淨浴巾裹住清光幫他刷身。有點冷,不過等回就會發熱流汗,清光勾住男人的脖子往後一躺。


「聽起來像甚麼特殊的戀足性癖,據說這種人沒對到特定的興奮源就不能衝到高潮呢,要麽我穿上高跟鞋再…啊呀…」


長曾彌舔吻過清光的胸口後上游到鎖骨,然後帶著連串輕吻沿頸項來到下含,換來清光細碎的低吟,及後長曾彌將臉埋左清光的頸窩,深呼吸的聲音像下定甚麼決心似的。


「我回來了。(ただいま。 ) 」


「嗯,歡迎回家。( お帰りなさ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