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1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 世界溢滿之後

.短篇,審神者x 加州清光
.沒有設定審神者的性別,比較傾向是男審神者
吧?反正清光都是被上那個,我覺得(?
.審神者過世 →刀劍男士會變回刀劍型態的設定

又一次久未打字心情緊張w,如能幫忙抓錯處會非常感激


 
 
 
 
 
 
 
 
 
 

 
《世界溢滿之後》
 

 


春末四月,殘櫻零落。
加洲清光的審神者早就垂垂老矣。

 

加洲清光在托盤上擺好茶和小點心,小心翼翼地捧著,穿過空無一人、淒冷寂靜的本丸走廊,來到審神者所在的則室。

「主人,我備了茶點,」加洲清光露出自覺最可愛的笑臉:「雖然簡單,我們來賞櫻吧。」

他的主人深深陷在被褥中,皺縮的臉勉強扯起微笑,卻連抬起眼皮都疲憊無力。

他放下托盤,注意到審神者乾枯的手露出被褥之外。他那蔻丹色的指尖沿著審神者的手肘一路爬到掌心,那觸感有如已泛黃的舊紙,脆弱不堪,稍稍用力就會捏碎。

意外地,審神者回握他的手,雖然有氣無力,卻確實而熟悉。

加州清光發現自己幾乎流淚,即使己經得到人軀多年,至今仍然會覺得不可思議:如此巨大、令他窒息的哀傷,到底是從何而來的呢?

 

 



今年的櫻花初綻時,審神者已是彌留之際。
作為被政府召集的第一批審神者,實力普通,卻已為守護歷史戰鬥了七十年。

櫻花綻放最艷的那天,本來一眾刀劍男士正在討論如何幫助虛弱的審神者享受賞櫻之樂——審神者鍾愛櫻花,每年花季總有一兩天,大夥會一同留在本丸庭園賞櫻,互相祝賀春天到來,那是最開心的時光。

儘管外頭一直峰火連連。

怎料政府突然派人到本丸強制回收所有刀劍男士,與歷史修正者和檢非違士的戰爭沒完沒了,資源和刀劍都日趨緊張,政府當然不會將任何珍貴的刀劍男士浪費在陪伴老邁垂死、無法構成戰力的審神者身上。

回收過程強硬粗暴,然而不算順利,尤其作為審神者所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始終意識頑強,紅眸清明。

「啊
——我是河川之子,加州清光。」
利刃出鞘,加州清光緊握本體向前一踏,威壓感四射。
「也是這位審神者的第一位刀侍,會留守到最後,也是理所當然啊。」

 

 



 
加州清光就這樣獨自留在本丸,陪伴他的審神者觀賞人生最後的櫻花。

「雖然落了不少,花朵還是很可愛呢,主人。」
「花瓣鋪滿庭院,好像粉紅色的地毯,哎,我懶得打掃啊,哈哈。」

話雖如此,從則室望出去,只能看到半株殘櫻,庭園被政府的回收部隊掃盪過後缺乏整理,兵慌馬亂之間踩爛落瓣,導致庭園髒黑,實在不是值得觀賞的風雅景致。

還好主人已經無須再看,加州清光苦澀地想。

 


眼前的混亂令他想起數十年前某個花季之夜。

那夜審神者只帶著加州清光,跳上馬四處追逐野櫻,意外遭遇檢非違士,二人節節敗退,加州清光被斬至重傷,好不容易逃脫,卻也發現山頭一處有滿咲的野櫻。

二人相視大笑,然後,加州清光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段可以為了一個人類放得這麼低,他們倚著樹幹第一次交合。

「就此碎刀也沒所謂…」 加州清光被逐寸愛撫,審神者將他的頭髮和傷口都弄亂,他一邊喘息一邊呢喃,「因為是你,沒所謂了……」

審神者給他一個綿長的深吻,掃落他肩上的花瓣,「不會讓你碎的,因為從今之後你都要追隨我……我已經不能失去你。」

 


人類會老死,但刀只要保養得宜,幾近永生不衰。

就算變成付喪神,跟主人共渡了七十個花季, 加州清光看著審神者受歲月催促逐年衰落,仍然覺得自己有再多的時間還是不夠,完全不夠。

主人去世後,他大概會以刀劍之姿回歸沉睡,也許沒多久又會被新的審神者召喚吧?再次成為付喪神的他會保有這七十年的記憶嗎?就像七十年前醒覺時就帶著打刀時代的意識那樣?他會記得這位花費大半生去守護歷史、喜歡親吻他嘴角的痣、回應了他那戀慕之心的主人嗎?

 
 

 



審神者的手指有抽動,加州清光將二人的手調整成十指交握的狀態。簌簌顫抖的審神者迫得他不忍再看,兩眼一合,兩顆淚珠始終掉出了眼眶。

 「真糟糕啊……居然哭出來,變得不可愛了……」

審神者騫地睜開被皺紋纏繞的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加州清光,艱難地深吸一口氣,聲音稀薄沙啞,充滿威嚴——

 
「胡說,清光最可愛了。」


最後一口氣息煙縷似的略過耳郭,加州清光終於失聲痛哭,榮譽的櫻花瞬間在他身邊綻放,轉眼已是一室粉紅綺麗的櫻花雨。

居然,真的,直到最後也深愛著我……!

加州清光的眼淚撲朔撲朔掉不停,感到支撐軀體的力量正快速流失,他聽到骨頭崩解的清跪聲,身體變得好沉、頭痛、血液逆流、意識開始散亂。他即將失去付喪神的形態,但仍緊握審神者餘溫殘存的乾癟的手。

 



啊,終於到了這個地步。
如果這就是死亡的感覺,至少讓我嘗試追逐主人這趟最後的旅行。
 
淚眼模糊,加州清光的世界僅餘下櫻花花瓣那溫柔的粉色。

 











 

後記:

歐拉歐拉歐拉加州清光一騎打,把政府人員趕跑掉,哈!(╯‵□′)╯︵┴─┴(←政府
帥炸了啊小清光。

寫完才覺得這時間線好bug。
櫻花花期就那麼八九十日,花開時審神者已經快死,政府來收人後的三四五個天,審就歸去了,多等幾天會死嗎?政府是有沒有那麼急著找衛生紙擦屁股,要收人就早個十年啊!

總之就是想寫少女清光,回想中提到「我們這種刀,主人不長命一點可不行啊」,所以給他一個長壽的主子。順帶一提審是在27歲時當上審的,一做70年,所以人家可是個97歲笑喪的老人家呢(明明連性別都沒決定,是要在年齡上執著個毛?

想狠狠欺負清光又想抱著他猛親,想上他又想幫他塗趾甲,所以就變得如此嬌情,真是抱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