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054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 短打二則

通勤期間用手機隨便寫。
各種發文格式或錯字之類的小問題請別介意(?



 

 












 

《和諧粉色巡遊》

 

 

 


※老頑童鶴丸和老媽燭台切

※不是沒機會(?

 

 

 

 

鶴丸國永難得靜靜地坐得四平八穩,托著腮思考著甚麼。
但他正坐在自己挖的地洞陷阱裡。

陷阱位於前往炊事房必經的路上,炊事房比較接近田地,想從本丸走過來則須要穿過庭園才可到達。這地洞是鶴丸約十天前挖的,而且挖得相當深。因為沒有人中招掉進來,鶴丸因此忘記曾在此設下陷阱,結果居然由自己誤觸。


「本是打算過來挖一個的,失策失策,今次真是嚇我一跳啊。」
單憑自己的力量大概不可能爬上地面,鶴丸乾脆坐著等人路過。雖然衣服會弄髒,但據他所知再等一會就會有人來炊事房準備晚飯,忍忍就好。



果然沒多久就有腳步聲傳來,有人在陷阱邊緣蹲下並探頭往洞裡看。
「哎呀,是鶴丸嗎?真是難得一見啊。」
「光忠!你來得正好請你救救我!拜託!這是我畢生最大的請求!」

穿著內番服的燭台切光忠皺起眉,把手上大盤現拔的蔬菜暫放地面。
「甚麼畢生的請求,反正拉你上來後一定會叫我拿點心給你…你怎會掉進自己挖的陷阱裡啊?」
「因為你都不掉進來,都是光忠你的錯!快快把我拉上來以當謝罪!」

剛才說過的畢生請求呢?沒掉進去是因為今次陷阱作工有夠差,直徑兩米的圓圈內居然精心鋪滿櫻花花瓣掩飾挖過的痕跡,誰會笨到踩下去?話說回來沒掉進去就是我錯是怎麼回事?
燭台切想吐嘈的地方很多,但又懶得跟本丸最大麻煩製造者吵嘴,只好搖頭嘆氣,認命似的向鶴丸伸手,道:「上來吧,我快來不及準備晚餐了。」



燭台切命令鶴丸把洞填回去,鶴丸乖乖照辦。完成後想去炊事房借點水洗把臉,燭台切已經為他準備好團子和茶水。

「哇!光忠好貼心!」

「要先洗手啊。」燭台切一直低著頭,專心於手上的紅蘿蔔削皮作業,「別再挖這種地洞啦,而且炊事房出面你已經挖過好多次,你有這麼喜歡這段路?」

「因為光忠幾乎每天都會過來準備大家的伙食,要嚇你一跳又不影響其他人的話這邊是最佳地點啊。」

「嗄?原來你是想害我掉進洞才一直挖炊事房出面?」之前掉進去好幾次的小俱利和長谷部原來都是我的替死鬼,真可憐,「拜託你停手好嗎?這太幼稚了,好像小男生面對喜歡的女孩子不懂對應,只好不斷欺負別人似的,鶴丸你明明也算是個老頭啦。」

沒聽到回嘴,燭台切望向鶴丸,意外地跟一臉驚訝、雙頰發紅的鶴丸四目交投,鶴丸馬上回避,連耳根都紅得像熟透的蝦子,在鶴丸的白髮映襯下非常顯眼。

「我、呃、點心拿走,去庭園吃,對!就這樣!」鶴丸手忙腳亂地拿起團子,逃跑似的奔出炊事房。


咦…?

燭台切似乎突然想到甚麼,俊臉罕見地顯得難為情。

 

 


 

 

後話:
我總會忘記光忠是No 1 Host,其實我覺得他很帥。
此等帥哥站在廚房削紅蘿蔔皮不是太浪費嗎?但這畫面大概也很美好。

 

 

 




 

 

 

 

 

 

《貫穿心臟的距離》

 

 

 

※魔王和藥研
※甚麼事也沒發生,但說的是眾道之事(…說好的沒事發生呢?

 

 

 

 

我總覺得,當年魔王是看到我的。我指現在這個我。


那些小姓被魔王召喚去侍寢的晚上——啊,知道吧?我們短刀總是被貼身攜帶,所以多少會見識過這些私人場合。自從我被獻給魔王後,我好像從沒離開過他的視線範圍,畢竟那是個危機四伏的時代,手邊有個武器旁身會比較安心。

不過我不是指這種看到。

魔王他啊,好幾晚都一手抓住小姓的身體猛撞,另一隻手卻在摸索著我。

他首次這樣做時真的嚇到我呢,以為他要拔刀殺掉那個腰肢纖細的小姓,難道那小姓其實是個刺客?但我從那小姓身上只感到羞恥和大量恐懼,完全沒有殺氣,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隱藏殺意的技術不可能騙得過身為武器的我。魔王大概也不需要我幫他捅上幾刀助興,他胯下的兇器也夠讓那些小姓們難受的。



他就這樣握住我。

他很興奮,手掌炙熱汗濕,甚至不住顫抖,緊握的力度大得彷彿要捏碎我涼冷的刀體才能保存一絲理智,跟他揮刀斬人時情緒高漲但意志清晰截然不同,陪伴他七年的我非常清楚他的手。

直到他那宛如永無止盡的律動終於停下時,緊抓住我的手仍然沒有放開。

就像他那柄了不起的兇器仍然留在那哭喊得聲音都發啞的小姓身體裡,微微擠壓抽動著。



後來同樣的事又發生過好幾次,直到某夜,總算學懂床事好滋味的小姓初次在魔王眼下泄身的瞬間,他情欲燒焯的視線投向被他捏在掌中的我,快被看出孔來的我終於明白,那是只有我才感受過的、傾注了魔王的騷動和熱情的、滾燙潮濕的愛撫。

所以我才覺得他或許看得見我。

而且搞不好也想要我呢。

嗯?真的看到我的話會怎樣?不知道啊,畢竟都過了這麼多年,讓我想想……為他跳跳舞也不錯,也許緊要關頭時還會捅他一刀——連刀柄一起捅進去,直至貫穿心臟為止哦。

 

 

 

 

 

 

 

後記:
袐辛是,本來藥研說話的對象是長谷部,但我好怕長谷部聽了這些事後會從此不舉(ry
說到底我只是想寫會「口桀 口桀 口桀 你看看我把他搞得這麼high我也會搞得你欲仙欲死哦」這樣說話的變態佬(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