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7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家教] 記憶的延續,和疼痛

獅與牡蠣的交換日記(六)

 

 

 

[復活]816日 涼,暴雨不斷

 

「隼人,總有一天,總有那麼的一天,你會遇上一個人,然後你會忠誠於那個人,之後愛上那個人,你會把那個人看得比全個世界都重要,無論他要你做任何事,即使犧牲你自己,你都會願意,」

自顧自地說話的女孩是他的姊姊,雖然她一開始時說話時叫過自己的名字,但他並不覺得姊姊正在對他說話,他看著她用老成的雙腿交疊的姿勢坐在書桌前,手指搞弄自己淺色的長髮,然後她的語調切換到叫人無法忘記的模式。

「這不是一個預言,隼人。」

他記得,那時的姊姊,嘴角的笑容仍然淺清而迷人。

 

 

醫生說,他從來都只醫治女人。

那時七歲不到的獄寺聽罷,故意在家裡的花園摔到腳踝折掉,兩膝和臉都破皮,痛得眼淚都流下來。但醫生趕到,捧起他那時仍然線條柔和的腿開始處理傷口的時候,他笑得有如勝利一樣。醫生一直低下頭,煙點了一支又一支。

獄寺被女傭溫柔地抱上軟棉棉的床後,醫生站在開始落下滂沱大雨的窗前,透過玻璃反射給他一個滄桑的眼神,水徑滑過倒映在玻璃上的眼睛。

「我不喜歡自我放棄的人。」

獄寺回想起來,發現男人穿西裝時真的非常性感,尤其是那件西裝有精緻的腰線剪裁。

 

 

隨著獄寺的長大,被醫生以說不上溫柔的手法治療的機會愈來愈少,但每次令醫生震驚或是生氣的程度卻是以幾何級數上升。

終於有一次,醫生在回家途中經過暗行時見到倒在大袋垃圾堆裡的獄寺,被迫見到那個有毒癮者一樣的表情,醫生終於揍了他一拳然後大叫,你就這樣去死吧!

然後醫生還是把獄寺帶回家,待坐在床邊的獄寺終於抽到手上那根香煙只剩燙死人的濾嘴,醫生才拿著一盆冷水蹲在獄寺腳邊,抬起那隻腫得像豬蹄的左腳。

「好痛。」獄寺隨手把菸捻熄,眼睛瞇起來。
「那更好,痛死你。」醫生的手勢卻明顯變得輕柔,「你身體好冰。」
獄寺閉上眼,感受到身體觸碰的溫度,「你有沒有試過抱個女人上床,剝衣服後卻發現對方其實是男人?」
醫生甚麼也沒說,往獄寺洗乾淨冷敷過的左腳踝就是一咬,痛得獄寺流著眼淚倒在床上。

 

其實獄寺今天心情很差,他應該更早發現的。

一手潛入獄寺的上衣,將繫在身上的炸彈通通扒掉,然後手往獄寺大腿內側摸索,指頭解開擺彈匡後再抽出丟到獄寺碰不到的地方。

「你動作很快。」雖然獄寺自問沒想過要炸死醫生。

「過獎了。」笑說,醫生的手再到滑入獄寺的褲內,這次手指以令獄寺魂飛魄散的方式愛撫大腿根部,毫不費力就令少年露出臉紅耳熱再咬緊牙關的表情。男人垂首,嘴唇落在獄寺裸露於空氣中的頸項,嘗到了冷汗混合火藥和尼古丁的味道,演化成曖昧都不足以形容的色情。

解除武裝後的獄寺不過是頭兇了點但又想要人抱的小貓罷,成熟男人一邊想一邊脫去獄寺的上衣,唇舌從少年的精緻的鎖骨雕琢幾下,然後一直遊落到腹部,碰上獄寺身上的舊傷痕就又舐又吻,讓那些突出的肌理內的淡紅紋路充血,在半透明的角質層下形成華麗花紋。

暗霾之間幾乎只剩下獄寺喘息的聲音,出於本能想要抓住甚麼東西來抵消不安的手圈上醫生的頸項,醫生對上獄寺充泛水汽的眼睛,手指沿著從頂端流出的液體滑落至性愛之中最深入的地方。

我有保險套。」獄寺呢喃的聲音含糊不清,醫生就順勢假裝沒聽到,進入的時候一手捧住獄寺的頭吻了下去,交接處緊密到沒有縫隙。

男人衝擊著獄寺年輕身體的同時,以拇指將他眼角落下的眼淚抺去,背部被凶狠地用指甲亂刮亂抓。

 

與少年做愛的過程可說是詭異至極,醫生包紮好獄寺的腳踝,看著獄寺疲憊地合著眼休息。

「隼人,」醫生一把抓著獄寺的臉又捏又扯,獄寺反射性地想拿炸彈出來點但腰部酸痛提醒他兩三個小時前已經被扒光,而扒他的人正是他想炸的那個人,「告訴我為甚麼要做這種事。」

「靠,那有人做完之後才問的,」獄寺用另一隻沒受傷的腿踹了男人幾下,雖然被擋下而且抓住了腳掌,「放開我啊白痴!」

「好好好我放手,」為免小貓明天下床後炸死自己,放手之後一把從後抱著,「我們睡覺了。」

 

……我只是想知道,激情之後到底還會留下甚麼。」

獄寺知道雖然醫生沒有回應,但他其實是聽到的。

 

 

 

「我不願意得到用你們的犧牲換來的榮耀。」

這句可說是身為首領的他說過最像一個首領的話,雖然他說的時候十指在背後交疊絞扭成奇怪的角度,語氣也非常彆扭,但感覺的確非常像一個黑手黨首領。

「我知道,當榮耀降臨到我身上時,我將與你們分享,所以你們不可以死。」

 

 

 

獄寺在山本抓住自己的手腕然後竭聲嘶吼時突然記起姊姊對他說過,這並不是一個預言。

「真的我真的」山本的聲音痛苦得有如某種一生只能唱一次歌之後就要死的泣血鳥兒,自己難看地微笑搖頭時就明瞭自己的心思,他知到自己到底想要對誰人忠誠至死。

「不要說,山本,你不要說出來」銀白的髮絲紛亂得刺眼,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顫抖,機械式的搖頭,「不要我求你


你千萬不要說出那句話,那會使一切分崩離析,那會讓我所有的偽裝粉碎。

 

像是被逼到絕境時的慌張失措,山本和獄寺都覺得其實事情可以很簡單,例如是一把牽著對方的手跌跌碰碰地跑幾步然後轉過身來,把對方亂掉的頭髮整理一下然後說,你真的好可愛我喜歡你,兩個人就順理成章地在一起,想快一點的話晚上就隨便去個地方滾上床去。但事實卻比不是這樣,他們彼此都知道繼續互相廝磨的話最終只會去到不死也要瘋的地步。

 

 

 

獄寺覺得,自己要死的話,遺言一定會是「首領」。

醫生搖搖頭,說出令獄寺肺部的焦油凝固的答案:「你死了,但聽到綱呼喚你的名字,你就會拖著腐爛的身體復活。」

 

 

 

淺色長髮的女人睜開閃爍得慌亂的眼睛,慢慢記起自己剛從惡夢裡醒過來。她從床上坐起,把所有髮絲都擱到腦後,然後復活者的黑色冰冷槍技就抵上額頭。

「復活吧,五分鐘之後,再掉回平凡的世界。」

 

槍聲響起,子彈穿過頭骨,女人覺得這些聲音比任何耳語都要柔和。



後記:(重申)沒錯這是Hitman Reborn
我一直都覺得像Reborn這樣芭樂的漫畫是不能拿來寫文的但心想我ES21都寫了那就沒所謂嘛(何?)
Reborn我其實沒有愛,我自己倒很乾脆地用沒事可做所以拿來看看的心態看完了頭三卷單行本,之後沒再看下去。
……但今早我在公司補眠時作了山本x獄寺的夢orz
內容類似是山本在玩棒球時把球飛出去,打碎了獄寺身邊的玻璃窗(當時獄寺在課室),之後山本跑去課室看獄寺的傷勢,情不自禁地舐了獄寺臉上的小傷口,然後課室就華麗地炸了~~vv(喂)
所以就決定拿夢境當交換日記,但為何會變成這樣就真是一個謎。(笑)
故事線是我最萌的一道阿綱和獄寺相戀但曖昧,山本喜歡獄寺,所以是山本是第三者(喂)
雖然好像大家都不太喜歡阿綱但我覺得是還好??個覺得獄寺首領首領地喊著,為了阿綱去做蠢事的時候很萌啊XDD
醫生我是忘了他的名字所以我才一直叫他醫生(激汗)我本來為了掩飾這件事,打算除了獄寺外,所有人都不開名,但太難了所以就算XDDDDD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甚麼要寫獄寺和他滾床單(驚)只是突然閃過獄寺小時候以為醫生有很多姐妹就覺得很好笑,所以想寫寫二人的交雜怎料自己暴走去了囧,本來沒有寫那麼多過程但愈寫愈爽(被打)
其實我想用更多篇幅去寫阿綱和獄寺但我印象中阿綱沒啥個性囧,而且也想有似是愛而非愛的感覺就放它含糊下去好了(笑)
獄寺的姊姊白安琪(台灣好像叫碧洋琪希望沒記錯囧)是個美人,我很喜歡,本來打算寫姐弟倆一起數星星(笑)的場境,但想不到放哪裡順帶一提,最後出現的「復活者」就是Reborn(香港譯利邦?),為甚麼二人會一起睡這個,白安琪是情婦嘛XD
順帶一提我沒有看過台灣翻譯,但香港的譯名我真的不喜歡所以私下我都叫這部做「復活」,日期前寫上「復活」就是這個原因。
這次的後記比交換日記(一)還要長XDDDDDDDDDD

 

2017418日修定後記:

家教中我最喜歡綱,之後是迪諾,再之後是獄寺和碧洋琪(只追到十年篇中段

當時不自覺,現在我知道當時自己寫的是關於戀愛的故事:曖昧的愛或尊敬,年輕的追遂,曖昧,需要陪伴的女人,身體反應很合但感情如同父子(嗯…www),我畢生的戀愛腦都投放在這裡了(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