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4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逆轉裁判] 9月1日太陽雨

 

(厡:獅與牡蠣的交換日記(七)及描寫問卷)

 

 



現實主義描寫: 


「你是為了嘲笑我而來的嗎?要是要笑的話,那就笑啊!」

御劍怜侍於六十八個小時前,在警局的停車場被強暴。
發現者為成步堂龍一,到達現場時首先發現滿地公文散落,然後嗅到血腥味,之後見到受害人昏迷於混凝土地面上,口部被自己的領巾綑綁,衣服被利物割破,身體有幾度傷痕,就傷口形狀和深淺而言應該是小刀做成的傷口,白色襯衣沾滿血液,裸露於空氣中的肌膚在停車場燈光下有如壞死的魚肉。

御劍那時側躺在路中心,沒仔細看清楚的話搞不好會以為天才檢事御劍怜侍累到睡在停車場。

根據血跡在尖硬突起的混凝土地面散佈的情況,再結合御劍身上的刀痕觀察,犯人應該是用刀要脅御劍,在御劍反抗期間有意或無意割傷御劍,將御劍制伏然後對其施暴。
犯人目的可能並非要強暴御劍,但至少不是為了財物或是文案,因為汽車、錢包都沒有被拿去,文件更是散落一地。

犯人是誰?目的為何?
成步堂將御劍扛回辦公室去。



 

 



浪漫主義描寫:


有些人具備著顯而易見並且令人一見難忘的特質,御劍是其中一個。

御劍醒來時,神志朦朧,臉上露出嗜睡者的模糊神情,見到自己辦公室的天花板。
抬起手,襯衣沒有破損更沒有血跡,傷口做了應急處理,下肢痛到麻痺。
無風的辦公室冷空氣下沉,吸入時刮疼肺部,御劍大咳,眼角和喉嚨都乾澀,他懷疑自己吞過玻璃。

隨著身體各關節傳來酸痛麻痺的感覺,知道自己目前的睡姿到底有多差,事實上他正以側睡的姿勢躺在深紅色的沙發上。身體陷入沙發的沉重感覺就像在紅色的污水裡溺死一樣難受,甚麼時候呼吸開始濃重深沉起來,目光爬過沙發望向窗戶,無數燈火浸泡在夜色之中。
湖蘭色的室內溝和著暗金的幽明,城市之夜空氣膠止之下御劍被頭部劇痛刺激至甚麼都想不起,隨了某種填滿了他胸腔的焦慮不安,反射性地想到逃走或是求救,手指歇力想要抓住甚麼但只帶來與沙發布料激烈摩擦手指的疼痛。
那急速壓迫而來的到底是甚麼?彷彿要侵蝕化骨將我的一切消磨至盡,只留下一陣軟弱的塵沙……夢魘未歇而漸漸興起的嘶啞哭泣,他淺斟低吟的脆弱瞳孔裏燒過燈光糜爛的窗外,像連綿的爆炸過後,震得大地微微晃動然後一切恢復平靜,死寂到讓人窒息的平靜。
幾乎比長達十五年的惡夢更具要脅性。

鼻息微酸,御劍翻動身體想要變換姿勢時整個人滾落,肩胛骨撞落地面時痛得御劍以為它整個粉碎。

 

「其他人也可以知道,任何人都可以,只有成步堂,只有他一個不可以知道。」
 

偏偏在他最難堪的時候門被開啟,氣流和腳步聲一同穿過門框,耳畔的髮絲飄起來。
成步堂坐在御劍摔落的位置附近,腳步聲繞耳不去,瞬間就令御劍崩潰流淚。



 

 



印象派描寫: 


「好了,怜侍,開始記錄受害人口供。請描述案發經過。」

…我去停車場拿汽車,手裡拿著公文夾,之後我感覺到有人用硬物搞我的後腦。
雖然很痛,但我沒有昏過去,我轉身…我見到他…他的臉……

「認得他的臉嗎?他是誰?」

是他…淫穢的笑容…就是他…他是巖徒……警局局長巖徒海慈……!

「他有同伴嗎?是他揍你嗎?」

我沒看到其他人…他揍我,就那麼一次,用拳頭揍在我的臉上…當我想反抗時他抓住我的頭髮,向汽車摔下去…我感覺到頭骨好像碎裂了,頭很痛,痛到看不到東西,就那麼摔到地上…無法動彈,也發不出聲音,我無法求救。

「說下去。」

他…他,從外套拿出刀子…

「攻擊你?」

割開我的衣服…他坐在我身上……我不許他這麼做,掙扎時刀子割破了我的皮膚,我感覺到流血…他把刀子抵在我脖子上,說我再動就要割我的頸動脈……他說…他還說…………

「他還說了甚麼?」

他說…他……即使我死了,他還可以姦屍…!他是變態……他解開我的領巾…塞到我的牙齒之間再緊綁起來…我不能說話,嘴角也撕裂…

「疑犯是巖徒海慈,很好,之後他還對你做了甚麼?」

他吻我…由脖子開始…手撕掉我的衣服……他的眼睛…那視線足夠令人滿腦子都是他的臉…
他吻我胸口時我想起你……

「繼續說。」



 

 



魔幻現實主義描寫:


「他、他…」表情扭曲,齒尖合起,我從未見過他露出這樣的表情。「那個混蛋…他…打開我的腳……他那東西就抵住我的、我……」
半張的眼睛像在求饒,我知道你不想再憶述下去,被強暴對你而言是一次侮蔑,也像在嘲笑我的無能。
不過不可以,你必須要說下去。

「你還要知道甚麼…!!」你憤怒地瞪著我,破損的嘴角因疼痛是抽動。
我的指頭探入你的褲內,開始殘忍地蹂躪你的欲望,你馬上喘息起來。怎麼了?你已經用身體徹底記住性愛的感覺嗎?被欲念蝕骨的男人進入的蹦緊脹滿、被進犯至身體的最深處,你感覺到羞恥但同時又興奮地高潮了嗎?

「…啊呀……他、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保險套…他上了我……他說、他一直都想要我……我哭過…嗚嗯、我不想這種事發生…啊…我不想……」

盡情呻吟吧,怜侍。



 

 



悲劇結尾: 


「我們己沒法回頭,我們都已經到了這地步。」


他們在地板做愛。
成步堂用算不上溫柔的手法脫掉御劍的衣服,因為御劍會用衣服被弄髒作為理由跟他翻臉,誰知道他的西裝到底價值多少,反正就是成步堂做一輩子律師都賠不起。但因為御劍的不配合導致連剝衣服這可說是架輕就熟的動作也變得棘手,成步堂一把抓住御劍的頭深吻下去。
接吻像是一場蒐集,由唇瓣剝削至下頷的弧線,一點點的將肉體表面的欲望抽離,然後留下不可磨滅的銘刻,再用力一點就會痛。手指在御劍身上爬找,用溫柔去撫慰那被傷害的肌膚,接觸新鮮的刀傷時的輕盈力度反映手指的主人擔心弄痛御劍的心情,然後在敏感點令御劍達至情欲的極至。
成步堂的手從接吻開始就沒有離開過御劍的後腦,頭部受傷的後果可以很嚴重,他絕對不希望御劍出現失憶或是長期偏頭痛的後遺症。因快感和疼痛至流淚的御劍無法發出聲音,他不知輕重地以臂膀圈緊成步堂的肩胛,隨著抽動的幅度叫得力竭聲嘶,每一聲呻吟都夾雜苦痛和哭音。

啊-啊-啊-啊-啊----
直至泥足深陷的地步。



 

 



喜劇結尾: 


有時候物品不能反映持有者的性格和行為,成步堂是其中一個。

一個小時前陽光透過玻璃窗爬入室內,御劍靜靜醒過來,第一眼看到的仍然是自己辦公室的天花板。
起床氣的疲憊感和頭痛,自持續惡夢開始御劍就沒有精神爽利地起過床,養成了每朝例行發作。

從沙發坐起來,骨節啪啪作響伴隨酸痛,視線沿鋪著厚地毯的地板爬上牆壁再穿出窗外,城市灰朦一片的早晨非常慘淡,尤其是只有些許虛弱的陽光穿過灰塵滿佈的雲層迷迷糊糊地散發出光暈。
御劍看到的自己的辦公桌上擺放著用錫箔紙包裝的肉醬意大利麵,貼著暑名「你的龍一」的便條,上面寫著「請溫柔地吃掉我~vv」,莫名其妙地令意大利麵變得性感挑逗。旁邊擺著滿滿的、香味四溢的咖啡壺,貼在上面的便條寫「不要把濃咖啡當糖水狂灌,那會令你胃穿洞。」還附上砂糖罐和奶精。

御劍沒甚麼吃相地把意大利麵整份吞掉,然後清理桌面準備工作。

 

 

 

 

 

 

 

 

 


 

2017年4月18日更新後追記:

描寫問卷格式,至今沒搞懂上述的要求,沒救了。

誰想過相隔多年逆轉會出動畫呢?真是浪漫至極。我的NDS不知道還能不能正常開機?

事隔多年我就說了,成步堂把御劍身體殘留的證據都覆蓋掉,沒有直接證據的御劍沒法提告,三日法庭限期過後成步堂就能獨佔被強暴後的御劍,而且狠狠嘲笑巖徒,真是出色的腹黑呢。

話說整個逆轉系列我最喜歡的是王泥喜,好想玩5,來發奮學日文好了(學不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