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7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APH] 傾斜企圖實現

*亞細亞組,耀、香比較多

*媽媽耀
*就真的只是個媽媽耀,甚麼大中華意想請勿混為一談,這個耀他喵的只是個角色罷了。





 

 

奧熱的南風天,耀在院子裡的樹下納涼,背靠藤椅躺到再也不想起來,其實院子也沒比屋裡涼多少,但在外頭吹吹風總勝過悶在裡面,雖然風吹到臉上是熱的,偶爾樹下還會有泡貓大便,太陽一烤熏臭得要人命,但他還是愛拿片西瓜躺在院子,半天都懶得動一動。

 

 

 

 

陽光大把大把地灑進院亭,曬得他有點恍惚,吃剩的西瓜皮開始散出發酵似的甜膩味,隔著不停繞瓜皮飛來飛去的蒼蠅望向院子中央,他最年少的弟弟跟大夥一起跑著玩,其實只是剛會走路沒多久,左搖右晃地跟在他的小姊姊背後,然後就跌倒了,雙眼通紅到一看就知道快哭出來,連眉毛都皺成一團,他慌忙站起想去把小孩抱住,接著就見到其他孩子已經圍過去,怎麼了?怎麼了?小香摔倒了?大夥笨拙起把他們最小的弟弟扶起,幫他拍掉褲子和頭髮上的沙泥,不痛不痛,小香一點都不痛哇?那孩子就真的沒有哭,用袖子抹含在眼裡卻始終沒掉下的淚,待了一回又玩在一塊。

 

 

 

 

耀看著,覺得再大風大浪也沒法分開他們。

 

 

 




 

 

 

 

 

 

 

 

小香是一出生就被大家寵愛的男孩,黑髮,眼睛可愛,手腳像粉藕。跟其他小孩不一樣,他特別安靜很少哭喊,耀曾經擔心他跟其他哥哥姊姊合不來,但沒多久大家就開始輪流把他抱來抱去,對他說話唱童謠,教他分辦花朵和大樹,再用手指玩遊戲。

 

 

 

 

有次耀把小香抱出院子準備幫他洗澡,小香却目不轉睛地看著庭園中正開得燦爛的月季花,耀把比手更大的花朵摘下來,放在幼小的掌心。

 

「這是紅色的花喔,小香,你的衣服也是紅的,注恴到了嗎?」

 

小香察看好久,然後拿著花朵比向耀的同是紅色的衣服上。

 

 

 

 

後來那朵花被別到耀梳成家常髻的頭髮上,耀就這樣幫小香洗澡,掬起手掌舀水澆濕那顆小頭,用檀香皂把他細小的身軀擦滿白色的泡泡,嘴裡哼著小調,小孩一點都不怕水,也學著用手舀起水和泡泡,耀笑著用毛巾把他從木盆裹起,所有動作都顯得溫柔和藹。

 

 

 

 

 

 




 

 

 

 

 

小孩並不是甚麼特殊的身份,他們也許應該受到比成人更多的關心,但不代表可以肆無忌憚地哭喊自己幼小的憤怒哀傷。耀疼愛他的弟妹,但從不允許他們的任性,也不會因為小孩當眾大哭就給他們買零嘴。

 

他有猜想過,是不是因為自己太嚴格才導致兩個弟弟先後離開?

 

 

 

 

留下的小姊弟問耀,為甚麼兄長們都不在家?耀已經不記得自己除了「這也沒辦法」外還說了甚麼來解釋這件事,只想起那陣子煮的東西都難吃得要死。夜晚躲到房間裡偷偷哭得很慘時,兩個小孩抱著棉被枕頭走過來,來不及抹掉的眼淚嚇壞了姊弟倆,慌張得大家都哭起來。

 

本來是窩在一塊睡的小孩因為哥哥不在,覺得害怕才走到耀的房間,耀用手帕幫孩子抹臉,然後摟著他們睡去。

 

 

 

 

那時候耀想,幸好他們還在。

 

 

 

 

 

 




 

 

 

 

 

後來日子過得愈來愈不平穩。

 

那夜天空好黑,小孩已經熟睡,耀又把整個身子陷在院亭中的藤椅裡,微風撥亂他前額的髮絲,頸後卻汗濕而長髮糾結,雖然是盛夏,夜晚多少比白天涼,但晃動在耀眼前的仍然是悶熱的世界。

 

當聽到阿瑟的長靴踩進來的聲音時,只覺得心力交瘁。

 

「按照約定,把那孩子交給我吧。」

 

 

 

 

耀偏過頭來,男人的金髮在深夜依然顯眼無比,囂張的顏色快要刺痛自己的眼睛,他移開視線,站起來向屋子走去,並沒有阻止跟進來的阿瑟。穿過走廊推開自己房間的門,憑著引窗而入的弱光見到相擁而睡的小姊弟,床忽然顯得好大好大……

 

耀輕手輕腳地分開他們,兩人都沒有被驚醒,摸了一張薄被單裹住小香,抱在懷裡,花很多時間去撫平小孩因翻睡而混亂的瀏海,最終慢慢地把小香交到阿瑟的手上。

 

 

 

 

「你大概不會再見到他,忘記會對你有好處。」

 

耀聽到男人試著把聲音放軟,卻沒法認同這句話是出於好意,幼小的孩子在阿瑟懷裡睡得好沉,睫毛跟隨呼吸的頻率輕顫,耀忽然覺得自己再也沒法忍受下去。

 

「滾吧,我剩餘的人生通通都會用來恨你。」

 

 

 

 

男人轉身,耀的淚水開始失控,跌跪在地上哀傷到無法呼吸。他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弟弟到底帶給他多少,而過去深切確信的一切又是如何美滿,彷彿眼前所見亦不如記憶鮮明真實。

 

 

 






 

 

==

 

 



 

 

這篇的概念源自某太太畫的同人:臉蛋像NINI但又有粗眉毛的阿香其實是阿瑟和NINI的私生子,然後阿香跟阿爸跟太久,結果回到家叫NINI時會叫成「媽…oh sorry,哥哥」,XD。所以一開始我是寫成阿瑟和NINI爭奪撫養權(你去死)

 

後來懶得捏造離異的理由(其實我連相戀的理由也沒找到)所以把阿瑟NINI的互動剔走。

 

 

 

 

 

 

我出生幾個月後,阿瑟上司就從樓梯摔下去了(簽訂中/英/聯/合/聲/明的意味),但當初阿瑟把阿香帶走時,阿香的確是回家無望的,至少史料是這樣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