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2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閃電十一人] 短篇整理

我好像不應該再期待自己能夠寫完整的小說比較好(抱頭
整理當日剛好是愚人節,深深感受到昨天的我玩死今天的我的滋味www




 
 
 
 
20100909 基綠
 
 
「我想去挑戰世界,」基山頓了頓,彷彿這樣才能把話說完:「和你一起去。」
 
「沒辦法。」綠川一邊說話,一邊微微低頭把頭髮盤高夾起,把自己的視線與基山錯開。「我不夠強,我總是在拖大家後腿,從你第一次向母星發訊號開始。」
 
「…我不記得這件事。」
 
「所以我才無法跟你站在同樣的起跑線上,就像拼死跑完全程馬拉松,剛到終點就被宣布我終於趕上了跟你比賽一百米,而且已經要各就各位。」目光相接,綠川本來慧黠如貓的黑色眼瞳現在沒有感情可言:「我是露臉的打手,你是最終關卡的大魔王創世紀。」
「你在踏三輪車,那是真正屬於你的、不是廣(ヒロト)的東西,小單車鈴上的貼紙斑駁,藍色把手,有流蘇裝飾,在你那個本來只是暫時照顧你、眼見沒人接你回去結果乾脆把你丟了的、那個死老太婆家前的空地來來回回--這是當時你寫給母星的訊息。」

基山皺眉,不知道陷入混亂的到底是自己還是綠川,「我看不到關係點,三輪車跟世界之間的。」
 
「就像吉良先生的眼裡只有你一個,基山,你對著浩瀚的宇宙也只提及自己的事。」綠川閉眼,迎著風令他的眼球有乾澀流淚的感覺,「我不會期待你心裡有我。」
 
搖頭,赤紅髮絲混亂得像暴雨夜中折騰的花蕾:「我不過是個孤兒。」
 
「哦?」綠川從喉頭發出的聲音有點模糊不清,「那我呢?
 
 
===
充滿自定意味的基綠基,大概是被流放在京都的小抹茶腦子受了甚麼震盪吧,不記得了(咦
三輪車的序述如果你有甚麼既視感的話,沒錯我應該是有查過甚麼所以故意這麼寫的,但我也不記得了(咦咦
 
 
 
 
 
 
 
 
 
20110303 円風
(不知道應該怎麼講…大量妄想+ 傷跡描述注意。)
 
 
那是卡塔爾戰後,円堂做的惡夢。
 
合宿場的房間,沒開燈,僅有球場射燈的慘白光影,風丸在單人床上盤腿而坐,看起來跟平日有點不同,頭髮披肩,比円堂印象中長了幾寸,風衣外套的領口隱約看到鎖骨的陰影。他半身浸沒在陰霾之間,輕拍床沿,而円堂覺得自己遲早都會過來。
 
眼前是湖蘭色的空間,他們背對而坐,外面球場有練習的聲音,射門的撞擊聲、體力卡在瓶頸的喘息,隨後是溫柔而含糊的語音。
円堂感覺到風丸轉身,手從自己的腰下沉默地潛上來,而臉埋在他的頸窩,整個身體的氣息都是涼的。
背部傳來鈍痛,好像有甚麼硬物夾在他們之間。


風丸,你胸前戴著甚麼嗎?
 
…你想看嗎?我胸口的那個東西。
 
咦?
円堂的眼尾略過風丸的髮絲波動有如細浪拍岸,髮縷的分野清晰得誇張。
 
円堂的話,我可以給你看,不過你真的想看嗎?
 
我…
円堂嚥喉,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期待看到甚麼東西,明明只是夢卻讓他猶豫不已。
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上半身已經被按倒,風丸緩緩地跨坐上來,髮沿一圈耀斑,目光始終收淹沒在瀏海裡。然後,執起円堂的手,覆蓋在風衣的拉鍊頭上。
 
滑下的拉鍊後是裸露的胸膛,鑲嵌著耀眼的閃礫光芒,絳紫而魅惑人心。
 
你看到了嗎?
 
Alien石深深埋入風丸的皮肉裡,形態粗鄙,隨風丸的呼吸起伏,吸氣時Alien石更向胸口陷入一點,呼氣時肌肉又彷彿要把晶體迫出體外。尖銳鋒利的邊緣反覆割傷風丸的肌理,新傷舊痕交疊有如銘刻,幼細的血絲將風丸的半邊胸口染成腥血色。
 
你看見了。
 
風丸淒涼的容顏顯得模糊不清,皮膚底下有如蜘蛛網紋般的、已經破裂出血的微絲血管卻非常清楚。円堂從胃部湧上寒流般怪異的複雜難受。
 
這是實驗失敗的結果,所謂的排斥反應,他們對我做過Alien石植入,眼見沒有效果也沒有再取出。最後的母石都粉碎後我就覺得痛,一開始是像有幼針深入的痛,後來像被刀割而且反覆不止,最近終於迫出皮層之外,我就無時無刻都痛了。你知道這種痛嗎?呼吸會痛,吃飯喝水會痛,被觸碰時更痛,想念你的時候最痛。你不是也覺得很難看嗎?連我都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你叫我如何奢望你接受身體嵌著Alien石的我?我怎能讓你撫摸我的身體?當你傷心流淚時我怎麼把你抱在懷裡?這樣子的我怎能活下去?
 
円堂想開口回應,卻不知道應該說上甚麼話,眼前的風丸在幽明之間彷彿開始蒸發般愈來愈透明,円堂知道他將會消失,而且已經開始後悔。


 
 
醒來時已經錯過晨操,風丸拿著溫牛奶敲他房門時他只覺得累,直到風丸溫暖的手摸上他的前額時他才回過神來。
 
「感冒?」
 
「…好暖,你的手。」
 
「因為杯子是燙的,」風丸側頭,「你今天怪怪的,怎麼啦?」
 
「發惡夢,」円堂停住,突然想不起自己要說的話,脫口而出:「…好像夢到充滿馬賽克的三級片那樣的東西。」
 
風丸一呆,然後變成失笑又意圖冷著那張臉的抽搐表情,於是円堂也忍不住想笑。
 
 
===
想寫植入式(?)的Alien石,是個一開始就不知道要怎樣完結的片段。硬拗成夢境之後比較不像我想要的東西。
夢境中正在球場上練習的是基山和綠川。
敝人對円風的糾結有夠多在這就不再提了…在我搞懂自己的思路之前,大概寫再多也是詞不達意的東西。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