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14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閃電十一人] 渡渡鳥滅絕競賽

有點微妙的所謂影山關係組。
(影山チルドレン,就是曾經在影叔旗下踢過球的那些小孩外加蘿莉Rusca)

主要是鬼道和照美。
不是很腐但又不敢說是正常向,會看到疑似CP的東西,不過都是浮雲。


(人物譯名之類太麻煩,但直接用片假名對我而言更難,所以下面都用羅馬拼音。)

 
 
 
ドードー鳥と絶滅レース
 
 
鬼道帶著飲料回自己書房,門才開了度縫,他就察覺房間的氣氛變了。
原本格局嚴謹、整潔的房間被翻弄過:沙發被扭動90度,變成面向落地窗,茶几下的地毯翻轉,大概是搬動沙發時弄反的,地板有雙亂丟的鞋子,還有──奇怪,怎會這麼暗?窗外黃昏的霞色很顯眼,映照得房間愈發慵懶又柔和。
沙發扶手擱著一雙形態優雅的腳掌,月牙色的趾甲很整齊,沿著精緻的腿部線條向上看,會看到照美一臉愜意地看著窗外的容顏。
他斜躺在沙發上的姿態簡直像某種金屋藏嬌。
而且不覺得他對擅自移動家具有甚麼歉意。
 
「…我剛才沒開燈嗎?」
「我關了,想說難得跟你一起享受日落黃昏,我知道你不會介意。」
照美舒適地展身、反曲,轉換成坐姿,彎腰把鞋子撿好後雙腳交疊,柔潤靈巧得像隻貓。
作為來訪的客人也太放鬆了一點,但又不覺得失禮。不愧有美麗女神之名。
「你手上拿著甚麼好料?」
「西班牙凍湯。(Gazpacho)」鬼道坐在照美旁邊,把寬口杯牽過去,不確定自己要不要問對方怎麼把房間搞成這樣子。
「你家都不用茶來招待客人嗎?」
鬼道沒接口,照美翻亂的衣領下露出好看的鎖骨,並排而坐之後就看不見了。
清徹剔透的蕃茄湯汁上浮著香草和幾滴橄欖油,像雞尾酒多於湯品。他的義父不愛西班牙凍湯原本泛著泡沫的濃厚模樣,家傭仔細過濾後才變成如此精緻的外表。
「好漂亮。」照美啜飲一口,瞇起眼,微弱的斜陽透過玻璃杯將水紋和影子投到他的臉上,表情悅愉得不像只嘗到一口好吃的,「其他人呢?」
「Demonio打過電話給我,他和Fidio也有帶Rusca過來,」鬼道抬頭找掛鐘,不過是轉個方向罷,卻令原本熟悉的地方產生陌生感,不過他並不討厭,「半個小時前左右,司機去接,應該快到了。」
「不動不來?」
「他想來就來,」彷彿忽然想起甚麼似的補上一句:「不動討厭番茄。」
「跟他說你會讓他進你的閠房,他會愛上番茄的。」
「…不好笑。」
 
 
 
二人沿明亮兼帶裝飾風格的走廊回主廳,背景音是輕古典樂,聽在耳裡時明時暗,轉個彎才變得清晰。
家傭跟鬼道說明晚餐的情況,他沒有聽進去,視線追著沿桌邊走動的照美:低頭,右手把鬢髮掛到耳後,另一手調整餐桌上花朵的位置。
 
鬼道有種站在自己主場卻踼不出水準的感覺。
聚會的主人家是鬼道,但大小事務都是照美幫他顧著──當照美知道鬼道想要遨請所謂的影山關係者聚個會,而且打算辦那種要穿正齊禮服、晚餐有四道用拇指大少的胡蘿蔔加醬汁和紙般薄的羊肉裝盤的菜式、兼要換兩次餐具四次酒的正式社交晚宴時,甚麼都沒說,只是皺了一下好看的眉頭,鬼道就知道這想法到底有多蠢。
也是,哪個才十幾歲的少年會喜歡這種彆扭的餐聚。
然後不知為何照美就開始插手,一星期進出他家幾次,叫鬼道寫遨請柬,自在地穿過走廊,跟家傭聊菜色,廚櫃裡餐巾的花式比自己還要清楚。鬼道不覺奇怪,但好奇照美到底抱著怎樣的心態做這些事,他沒問,因為總覺得自己其實已經知道答案。
他義父見過照美幾次,半開玩地說著有人啊你長大了交到好漂亮的女朋友,鬼道口齒不清臉紅心跳,不知道要先否認還是先解釋照美是男性。
「加個鮭魚色小禮服,我就是女主人家了。」照美打圓場,鬼道卻覺得這句話帶著兩分壞心。
 
 
 
鬼道本來預計聚會會有段氣氛尷尬的熱身期,沒想到Fidio一到步就熱情地與照美又擁抱又親吻,忙著由彼此的名字一路聊到旅途。下一刻Rusca好奇地探頭左顧右盼之間照美就大叫好可愛Rusca你好可愛啊然後就把人家整個撈走。
「比專職拐騙小孩的壞人還要快,」Fidio搖頭,「我還以為她已被我迷住呢。」
「是你被他迷住吧。」鬼道把凍湯傳開來。
「哦?沒關係啊義大利男人體內都寄宿著半個同性戀的~」
「駁回。」Demonio頭也沒抬,「但你一人可以抵上半打華麗的同志。」
「真的嗎?可我是共和黨人哩。」
好吧,雖然不知道為甚麼眼前這個義大利男人要對日本人說美式笑話,至少大家都心情不錯。
 
晚餐走自助風格,凍湯,西班牙炒飯,四、五款tapas:香草肉丸、烤豬肉串、蒜味蝦配alioli醬,風味純然。
「從這裡望過去,好像看到游泳池哩!」Rusca半身倚在窗前,語氣裡掩不住興奮。
「真的啊?」照美乾脆推開窗探身出去,「鬼道,你家居然有游泳池!」
「哦…有啊,」半隻蝦子在嘴裡令鬼道有點回不過神來,「但沒水的。」
「水池裡面都是樹葉,」照美把窗關回去,順手摸摸失望的Rusca的頭頂,「你們打算讓它生出一層泥土嗎?」
「有人掃的,每天早上。」
「真有趣。」
「我去看一下還能不能用。」
「嘛,如果不是隨時都能使用的話,私人游泳池就沒有意思嘛。」
 
說罷照美開始邊動手對付生蠔、邊聽Fidio提起他某個擅長划貢哥拉船的隊友被女士在船上用口紅寫求愛句子的事。
「該不會是電話號碼外加Vorrei andare a letto con te(我想跟你上床)吧?」
「你會說義大利語!」
「只會說這一句,」照美眨眼,「和髒話。」
之後大家也笑得很開心,看不出到底有沒有人在為游泳池的事失望。
 
 
 
大家都累之前傭人已經安排好房間,照美領著因為長途航程而早就累壞Rusca離席去睡覺。家傭把咖啡端上來,用那種厚實的、拿在掌心裡溫暖得像回到家一樣的瓷製馬克杯。
Fidio問是否可以去花園散個步,於是三人一邊啜著咖啡一邊走出去,晚上的花園比想像中暖和,雲雖然有點厚,但天氣很舒服。
最後鬼道帶客人繞到游泳池。
其實比想像中乾淨,池底的磚石在落葉間閃閃發光,不過砂石有點多,穿鞋下去走路會有沙沙聲。
「我是有點在意…如果游泳池能使用的話,我想大家會很開心。」
「Rusca會愛死你的,鬼道君。」
鬼道沿池邊慢慢繞圈,Demonio坐在池邊,馬克杯放在身旁,「好愜意。」
「我很高興聽到你這麼講。」
「我認識一位女士,」Demonio微微側著頭,似乎在思考講話內容,「她很喜歡辦那種十幾人的晚餐聚會,在歐洲,人們會覺得這就是所謂的大人社交生活…你知道,不是每個人也很會當主人家,沒幾個人能夠像鬼道君那麼細心,辦得出大家都滿意的聚會。」
「反正就是我請你來我家吃飯,然後好像要報復似的你又回請我。」Fidio接口。
「對,」Demonio笑說:「她不怎麼會做菜,人也不是很親切。不過聚會尾聲時,她會端出蔬菜湯搭配酸奶油,大家都願意為了那鍋湯而忍受一個晚上。」
「聽起來很不錯。」
「吃過重口味又太油膩的宴會餐點後,那個蔬菜湯會令人有平靜的感覺,菇菌和洋蔥都要切得很薄,加上好的番茄醬。」
「…其實這次聚會不是我辦的,」鬼道坦言,「我指很多細節上的,都不是我在理。」
「可是赫赫之功全歸於你,你是主人家嘛。」
 
 
 
跟客人互道晚安後,鬼道拿著另一杯咖啡從客房繞到大廳,終於在虛掩的書房門後看到照美側臥在沙發中。從門縫透晰入室的細光,落在他遮掩雙眼的手臂上,房間有點涼,鬼道打著幽暗的壁燈,把房門輕輕帶上。
照美醒著,在偏黃的暗燈下幾近看不出他昏懞的表情。對方坐正、整弄瀏海、拉整歪斜的衣領,姿態依然優雅。
「我有點累。」
「你幾乎沒有吃東西。」
「哦。」不能算是回應。
照美側著頸,金髮流到頸窩,鬼道從後抱著對方,頭枕下去。
「嘿,你在撒嬌呢。」
「…只是感覺你還在這裡。」鬼道埋頭。
「你在哪裡喝醉啦?」
「凍湯裡有放伏特加。」
十人份的湯才放上那麼幾口,照美沒接話,聽到鬼道的呼吸愈來愈沉,兩臂收緊,遲疑的親吻貼上自己裸露的後頸,比那順口沾來的藉口更加羞赧。
「…Fidio說明天想去看影山先生。」
「我也去,大家都會去的。」
照美用輕巧的姿勢罷脫鬼道的環抱,鬼道稍微失落但也發覺,陰暗的燈色間照美的瞳膜居然呈現琥珀色,再驚覺照美靠近到兩人的身體互相廝磨的地步。
「我不知道你渴望著甚麼,鬼道君。」
手摸上來,將護目鏡推開,四目交接之前彼此的唇已貼在一起。
鬼道確實聽到甚麼東西毀爛的聲音,他合上眼,覺得夢醒之後自己就會跟著碎片一起隨波遂流。
 
 
==
標題借用HAZY。
 
「鬼道的書房」是指動畫11和17話裡,鬼道家裡的那個房間,沒看到有床,而且可以被人輕易進入也不尷尬的,應該是書房啦。然後鬼道在房間都不脫鞋子,不信重看17話,有錢人都這樣嗎XD
 
其實寫得不順心,動畫描述Demonio和Rusca的部分很少,從不認識的世界建構不認識的人真的很難。
這次也是幾個早就寫好的片段,因為都是關於K叔的那堆小孩所以勉強湊合再補個故事線。沒想到最後格局會有點微妙。
 
最近學業等私事接連不斷抽不出身來,其實稻妻裡我還有好多好多想畫或寫的東西,不論是已經完結的円堂篇還是G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