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管理人Cannie,部份同人文倉庫,顯示為改版後無力更新(眼神死

管理人噗:canniewind
喜歡吃的,自嘲及聊天,能跟我說話會很開心
  • 3279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向達倫] 如果死亡是人生中最大的祕密





 

 





  我無法不瘋狂地抽煙來強迫自己哭出眼淚,起碼讓自己知道傷心,雖然能模仿眼淚的事物實在有太多。在混濁的白色與氣味間,我學會了失控地昏睡和在夢中暴露自己的軟懦。我用顫抖的手,點煙,抽。

  親愛的,我開始後悔沒有在你死掉之前對你說我愛你。



  他不知道何謂狂妄,如海的美麗雙瞳異常地閃耀著,微癢的同時那藍眸流麗一眨。是誰把死者僅有的餘溫和渴死的人的最後一點生存意識都灌進他的眼睛呢?那彷彿能把乾燥的樹枝碾成粉,被吻遍的潔淨身體泛起紅痕。他瞇起蒼色的眸溢壓著想要瘋狂舞動的四肢和喘息及呻吟,十指就這樣無法避免地留下疤痕。在那尚是纖巧的十隻白指如哭般流出血之前我為他舐傷口。他微顫,像受驚或瀕死的鳥。
  他大概有聽過深海裡那人魚的故事,某個人被不知道誰推倒後隨墮地的動作跌出了淚;對岸的山在霧裡像城的虛影;暗街的人撫摸著牆一邊向前行一邊失眠;氣泡逐一破滅。少年變成夜晚無眠的另一族,這時他輕側著好看的臉,眼內是被姦殺後的淒慘身體,淌著不新鮮的污血。



  十指的疤痕像某種過分迂迴的暗示,所以也不妄想觸及未來,在幻覺化成幻覺之前趁著太陽還沒有升起時打開被過分摺疊的往事,後悔以前就種下無法逆轉的因果和忘記肯定未來,在袐密養育下的傷痛衝出了它可佔有的範圍,所有事一下子全部結束,也許其實甚麼事也沒有發生過,又也許事情現在才開始。



  他等待著我從夢中醒過來,自從他進佔了我的生存空間後我就每夜都有夢──完全一樣的夢。夢中的他泛著水氣的瞳及其他所有都被封進一個我打不破的渾圓玻璃球。他微笑,把雙手貼在玻璃的表面露出十個我做成的難看的疤.蠕動那如他的眸一樣迷人的唇無聲地說著話。我模仿他的唇的動作卻讀不出任何字,只能吻上他留在玻璃上的唇印,血紅色的唇印。
  
  然後我醒來,他金髮下垂,無語氣可言地問要不要吃飯,接著便不等我的答覆開始張羅。我指劃著空氣裡的微塵知道天氣將變換得不能預測所以不能確信些甚麼自然也不奢求永遠。我暈眩然後懷疑自己到底去過那兒做過甚麼。極昏暗的燈下我含糊地聽到他說他已經把那些隱密的好和壞都抽起了而且是破碎卻連貫的。


  於是我開始發問。

  他輕輕搖頭說從出生開始第一次把頭髮留到這個長度,那不貼服的髮如潑辣的貓,事實上所有類似的證據都被毀滅或收起除了那傀儡般的承諾。他甚麼也沒有說地等待我慢慢吃完後掏出手帕輕輕擦嘴,他一顆聲音也沒有,像想著與地上的塵埃交纏或是用些甚麼把藍眼染成其他顏色可能是金或紫。  

  所有沒有關係的關係才是最複雜的關係。我張開他的雙腿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放出被困已久的獸,他睜大驚惶失措但仍漂亮的瞳眸,最後與深夜的温度發生越軌的關係,混淆像長年開花的樹開到荼薇至死後的搖動。今後他將會謹慎用字因為他患了病態的潔癖。我們的關係會變得更複雜或更簡單視乎用哪種觀看的角度。而我已經染上一場詭異而無法切底根治的瘟疫那叫墮入愛河。



  漸漸地傷口生了鏽的同時眼睛患了弱視,因為傷口在空氣中暴露過久而視網膜被活剝出來再用水煮到熟爛。從此咖啡無法再翻熱於是我與顏色和死亡玩遊戲。穿上某人的衣服再脫掉再穿上再脫掉。沒有病的我開始吃藥直至我病了於是我有了吃藥的藉口。藥水的彩度比血低氣味也沒有血的強,但,親愛的,你也知道這就足夠了。



  他說他是在橡樹群中學會了把草莓做成果醬的,孩子們在荒島上遠足旅行然後吃著燈泡一樣大的鮮紅色的草莓,忘了是誰決定草莓的過膩於是草莓被拋棄。他仔細地把自己做的草莓果醬塗在修剪得很整齊的腳趾甲上就這樣裸著足,挑引起飢餓的聯想和吃的欲望。他記錄風的流向同時忘記如何分辨時鐘的時、分、秒針。他被製造出丟掉鞋子後從高處墮下斷了幾節骨的錯覺,他成為死了的人,赤裸裸的腳跟沾到了果醬如被碎石扎到破皮流血。於是他的人生就這樣被強行逆轉。他伸出被滾燙的食物燙傷的紅腫著的舌,靈巧得令人不敢注視的美麗眼睛看著不知道藏身在哪兒的神秘的物。我只知道我所知道的事所以我不知道他正暗示自已的存在。他輕擦過某個女孩的唇邊。他有時候會用雙手捧著小小白白的一團雪似的野花,極慢地把花兒放到鼻子下再閉目像很專心地把氣味吸進身體裡。總有一天他會咬別人的脖子雖然他沒有說出口但他在嘗試掙脫未知的種種。他假定了沒有意義的記號再假定可以辨識,建基於沙地上的樓房便開始動工,同時喃喃地說他討厭暴力。洗過澡後他把濕漉漉的金髮束起,用裸足來優雅地暗示那又深又淺的交集。他用某種方法殺死了他的瞳,黯淡地躺下體驗何謂燈蛾撲火。

  他笑,情緒消失,在細節及過程被簡化後,我們之間的距離終於到達了不可能再見面的程度。



  基於懷念我開始模仿你獨特的語話尾音和躲在闇黑的房間,旅途上的瑣碎事因此變得過分精緻但其餘的都被通通忘記。空氣凝固後未成熟的金色豆莢裂開。枯死的星星不再需要水的温柔。月亮的光愈來愈幽使我無法再準確地用顏料塗抺出你的斗篷顏色,於是某些樹椏消失了而我被無意遺棄。但,親愛的,這就夠了──真的夠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